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苏武留居匈奴期间,与李陵有什么交集?
苏武留居匈奴期间,与李陵有什么交集?

苏武是西汉使臣,他曾在持节出使匈奴时身陷敌营,面对匈奴单于各种威逼利诱,他忠贞不屈,宁死也不向匈奴投降、“苏武牧羊”的故事广为流传,不仅在当时著名,对后世也产生深远影响。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跟趣历史小编一起看看吧。

千百年来,“苏武牧羊”的精神渗透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纵深处,并以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,持续地发挥影响,激励了一代代的爱国志士。

汉武帝天汉元年(前100年),苏武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,结果被扣留。匈奴多次威胁利诱,欲使其投降;以前投降匈奴的汉使卫律也来劝降,苏武数次以自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坚贞不屈。

匈奴单于见苏武如此刚烈,只得将苏武迁到北海(今贝加尔湖)边上牧羊,扬言要公羊生子产乳后,方可释放他回国。这一留,苏武便开始了一生中最艰难困苦的生涯,时间长达十九年而持节不屈。

苏武留居匈奴这一段时光,与投降匈奴的西汉将领李陵有过一段让人感慨不已的交往。

李陵,西汉“飞将军”李广之孙,天汉二年(前99年),奉汉武帝之命跟随贰师将军李广利出征匈奴。李陵率五千步兵与八万匈奴兵战于浚稽山(古山名,在今蒙古国境内),终因粮尽矢绝,寡不敌众而兵败投降。

李陵投降匈奴的消息传回长安后,汉武帝愤怒,群臣皆声讨李陵的罪过,唯有太史令司马迁为李陵辩解:

“李陵侍奉亲人孝敬,与士人有信,一向怀着报国之心。他只领了五千步兵,吸引了匈奴全部的力量,杀敌一万多,虽然战败降敌,其功可以抵过,我看李陵并非真心降敌,他是活下来想找机会回报汉朝的。”

然而,随着公孙敖谎报李陵为匈奴练兵以期反击汉朝的谣言传回,汉武帝盛怒之下夷灭李陵三族,致使李陵彻底与汉朝断绝关系。李陵后娶了且鞮侯单于之女为妻,成为匈奴贵族。

司马迁也被定以“欲沮贰师,为陵游说”的诬罔罪名,按律当斩,但司马迁背负着其父穷尽一生也未能完成写史书的理想,而忍辱以腐刑赎身死,后坚持创作完成恢宏巨著《史记》。

苏武在汉朝时,与李陵都担任侍中的官职。苏武被扣留后的第二年,李陵投降了匈奴,但李陵一直不敢去面见苏武。

后来,匈奴单于知道他俩以前既是同僚,又是好友,就派遣李陵去北海劝降苏武。

匈奴为苏武设酒宴和歌舞,席间,李陵劝苏武投降:“你即使在这里守节,也不会有人知晓。你的两位兄弟已死,母亲也去世了,妻子已经改嫁,十几年过去了,妹妹和子女也不知是死是活。人生苦短,何必在这里长时间的折磨自己!况且武帝年事已高,法令无常,大臣们没有犯罪就被灭族的有数十家,连自身安全都无法保证,你还顾得上别人么?请听从我的建议,投降匈奴了吧。”

苏武却回答说:“我早就已经死了!右校王(李陵在匈奴的爵位)如果一定要让我投降,就请停下今日的欢宴,我直接死在你面前!”

李陵见苏武如此真诚,喟然长叹道:“真是义士啊!我和卫律的罪过上通于天!”

李陵说完,流下的眼泪浸湿了衣襟,与苏武挥泪而去。回去后,李陵让他匈奴籍的妻子赐给苏武牛羊数十头,以改善苏武窘困的生活。

公元前87年,汉武帝驾崩,李陵又专程赶到北海,告知苏武这个不幸的消息,苏武面向南方悲哭,甚至吐血,每天早晚哭吊数月之久。

陪在苏武身边的李陵,目睹苏武忠心耿耿的样子,不知心中该作何感想?

汉武帝驾崩后,汉昭帝即位,几年后,汉朝与匈奴达成和亲,双方罢兵言和,汉朝遂向匈奴索要苏武等汉使回朝。

始元六年(公元前81年),苏武终于归汉,苏武离开匈奴前,李陵专门摆酒宴送别苏武,两人上演了最后的诀别,这也是我国古代历史上最令人感慨不已的诀别。

李陵向苏武祝贺说:“今足下还归,扬名于匈奴,功显于汉室,虽古竹帛所载,丹青所画,何以过子卿!陵虽驽怯,令汉且贳陵罪,全其老母,使得奋大辱之积志,庶几乎曹柯之盟,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。收族陵家,为世大戮,陵尚复何顾乎?已矣!令子卿知吾心耳。异域之人,壹别长绝!”(《汉书·卷五十四》)

《汉书》作者班固转述李陵说的这番话,毫无疑问来源于司马迁在汉武帝面前为李陵辩护的那些话,司马迁认为李陵是假投降,后有意归汉,可惜汉武帝不明而屠戮李陵三族,最终导致李陵彻底投降了匈奴。

李陵究竟是真降?还是诈降?后人已不得而知,历史已经如此悲惨地发生,留给后人无端的猜测与无尽的感慨。

这一别绝对是永别了,李陵起舞,并作歌曰:“径万里兮度沙幕,为君将兮奋匈奴。路穷绝兮矢刃摧,士众灭兮名已聩。老母已死,虽欲报恩将安归!”

悲怆的歌声透露了李陵心中埋藏的千言万语,这一幕场景,也长久地感动着后人,以致后世有无名氏诗人伪托两人诀别时刻,创作出五言诗来相互赠别,让这一场景化为永恒,使这一场景充满了心有不甘的悲叹:

《李陵赠苏武诗》其一

良时不再至,离别在须臾。

屏营衢路侧,执手野踯蹰。

仰视浮云驰,奄忽互相逾。

风波一失所,各在天一隅。

长当从此别,且复立斯须。

欲因晨风发,送子以贱躯。

《李陵赠苏武诗》其二

嘉会难再遇,三载为千秋。

临河濯长缨,念子怅悠悠。

远望悲风至,对酒不能酬。

行人怀往路,何以慰我愁。

独有盈觞酒,与子结绸缪。

《苏武赠李陵诗》其一

骨肉缘枝叶,结交亦相因。

四海皆兄弟,谁为行路人。

况我连枝树,与子同一身。

昔为鸳与鸯,今为参与商。

昔者长相近,邈若胡与秦。

惟念当离别,恩情日以新。

鹿鸣思野草,可以喻嘉宾。

我有一樽酒,欲以赠远人。

愿子留斟酌,叙此平生亲。

《苏武赠李陵诗》其二

黄鹄一远别,千里顾徘徊。

胡马失其群,思心常依依。

何况双飞龙,羽翼临当乖。

幸有弦歌曲,可以喻中怀。

请为游子吟,泠泠一何悲。

丝竹厉清声,慷慨有余哀。

长歌正激烈,中心怆以摧。

欲展清商曲,念子不能归。

俯仰内伤心,泪下不可挥。

愿为双黄鹄,送子俱远飞。

仔细阅读这几首五言诗,我们不难发现,即使是伪作,这也是绝唱呀!它们传神地表达出了两人永诀之际那低回、谓叹的心情。

昔为好友,今成陌路,此生永诀,不复相见,“子归受荣,我留受辱”,李陵与苏武,背叛与守节,真实地上演着我国历史上两种最极端的人格品质,这一幕,也成了历史上最令人感慨不已的诀别,留给后人无数的悲叹。

厦门戴普特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厦门市思明区同安路2号A座1508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