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打女孩子屁股(回府后王爷竟动手打她屁股)
打女孩子屁股(回府后王爷竟动手打她屁股)

孟花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于是就这么傻乎乎地过去了,结果她刚到床边,就被昊王一把抓住手腕拖到床上。他一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,一手掀开她的衣摆,扬手就是狠狠的一下,用力抽在她的屁股上!

即便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裤子,也能听到一声清脆的“啪”!

孟花朝疼得呲牙咧嘴,奋力挣扎反抗:“你、你干嘛打我?”

昊王冷笑:“不打你一顿,你怎么能记住教训?”

说完,又是狠狠的一巴掌,抽得孟花朝的屁股好疼!

她想要闪躲,可是昊王将她按得死死的,无论她怎么用力,都挣脱不开。

一下接着一下,昊王的大手抽在她的屁股上,她除了疼之外,还有深深的羞耻感。

自从她上初中以后,家里就没人再打过她的屁股了,现在她虽然顶着一张只有十几岁的少女外皮,实际上却是已经活了二十多岁的成年人,再被人这样按着打屁股,真让她羞愤欲死,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!

打了二十多下,之后孟花朝的屁股都被打肿了,昊王方才放过她。

刚得到自由,孟花朝立刻就一蹦而起,她揉着疼得火辣辣的屁股,愤恨地瞪着他,眼角还挂着些许湿润:“你欺负人!”

昊王的心情看起来非常好:“本王只是想让你长个教训,下次你要是在敢离家出走,本王就直接打断你的双腿,让你再也走不了路,看你还往哪里跑?”

说到最后两句话时,他的目光陡然散发出凌厉的冷光。

孟花朝有种感觉,他说得都是真的,打断双腿这种事情他真能做得出来。

想到自己被他打断双腿的情景,一股寒意爬上背脊,孟花朝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,心虚地说道:“我想起来,我还有点事情要办,我先走了!”

说完,她就一溜烟地跑了。

昊王对站在旁边的小厮西瓜命令道:“去把樊重叫来。”

西瓜领命,转身离去,没过多久,一位身穿黑色劲装的高大男人走到房门口,他就是影卫军团的首领樊重。

影卫军团是昊王的专属护卫队,这个军团中的每个人,都是昊王亲收培养出来的死忠。他们如同魅影般隐藏在黑暗深处,平日里鲜少露面,几乎没人知道他们的存在,只有在昊王有命令的时候,他们才会现身。

樊重解下佩刀,交给守在门口的西瓜,然后大步跨进房内,此时房里的丫鬟们都已经退出去,房间里只有他和昊王两个人。

他单膝跪地低头行礼:“王爷。”

昊王:“不必多礼,平身吧。”

樊重站起身,下颚微微收拢,目光平视前方,如同一柄收拢锋芒的利剑,只等主人一声令下,就能脱鞘而出。

昊王慢悠悠地问道:“查清楚紫苏的去向了吗?”

“属下派人沿着紫苏逃跑的踪迹一路追寻,最终指向了紫英国,我们与紫英国的关系比较紧张,为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属下不敢贸然进入紫英国界内抓人,只让一小队人马乔装打扮混入紫英国,继续追查紫苏的下落。”

“她既然已经回到紫英国,再想抓到她可就难了,”昊王缓缓转动戴在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,表情似笑非笑,“你猜猜看,紫英国国主会不会为了紫苏来找本王报仇?”

樊重想了一下,方才谨慎地答道:“紫英国这些年来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,鲜少与人为敌,但前些日子鞑虏来犯时,紫英国就曾从中浑水摸鱼,意图假借鞑虏之手从我们这里占便宜。这说明紫英国并不如想象中那么老实,他们其实比那群鞑虏更狡猾,如果紫英国国主得知最心爱的紫苏公主被我们重伤,应该会假借此事故意向我们发兵吧。”

昊王却兴致勃勃地提议道:“不如我们来打个赌?就赌紫英国这次到底会不会向我们发兵?”

樊重哭笑不得:“属下可没有能让王爷看得上眼的赌注。”

昊王无所谓地说道:“没事儿,只是赌着玩而已,就算你不幸输了,本王也不会故意为难你的。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,樊重没有再推辞,爽快地答应下来。

昊王又道:“另外还有件事要你去查查。”

“请王爷吩咐。”

昊王转动的玉扳指的动作缓缓停下来,他神色不明地说道:“去查查看孟昭这几天去了哪里,他住在哪里,有跟什么人接触……全都要查得清清楚楚。”

樊重拱手说道:“遵命。”

回到元帅府的孟花朝又变成了被困在黄金鸟笼里的金丝鸟……不,她还算不上金丝鸟,顶多算之小麻雀儿!

她叫人提来几桶热水,倒满整个浴桶,然后锁上房门。她小心翼翼地脱掉衣服,尽量避开皮肤上的伤,然后跨进浴桶里面,跑着热乎乎的浴汤,这感觉真是棒极了!

由于屁股上有伤,她不能坐着,只能跪在浴桶里,双臂搭在桶边上,下巴搁在手臂上,脑袋半歪着,眼睛微微眯起。

她就像只慵懒的猫咪,喉咙里发出享受得喟叹。

就在此时,屋外忽然传来敲门声。

孟花朝心里一惊,立刻睁开眼睛大声问道:“谁?”

过了许久也没有得到回应。

敲门声还在继续,孟花朝心里忽然有点怕怕的,她说道:“别敲了,我现在在忙,不方便开门,你有事的话等下再来吧!”

这句话说完之后,敲门声终于停止了。

那人应该是走了,孟花朝长舒一口气,可没过多久,她就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声,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地了。

孟花朝下意识朝外面看过去,就见到冥夜迈着优雅从容的猫步大摇大摆地绕过屏风走了进来。

孟花朝:“……”

这货是肿么进来的?

冥夜回头看了一眼卧室里紧闭的窗户,孟花朝立刻回过神来,试验性地问道:“你是从外间的窗户跳进来的?”

冥夜甩了一下尾巴,仿佛是在说没错。

孟花朝:“……”我一定是哪个地方不对劲,居然能听得懂一只黑豹说的话?

冥夜慢悠悠地围着浴桶转了一圈,然后扭头走到床边,脚下稍一用力,就轻盈地跃上床榻。它甩甩尾巴,对这张床的柔软度露出嫌弃的目光,不过最终它还是趴了下来,庞大健美的身躯盘成一团,下巴搁在前爪上,翡翠般的眼睛看向孟花朝,那模样真是酷炫狂拽霸!

面对它鸠占鹊巢的霸道举动,孟花朝无奈地说道:“那是我的床,你把它占了,那我睡哪里?”

冥夜想了一下,然后慢腾腾地往里面挪了挪,尾巴甩了甩旁边不足一丈宽的空位,表示她可以睡在这里。

孟花朝哭笑不得:“你就算把我叠成一团也没只那么点儿地方啊!”

冥夜有点不耐烦了,但它还是往里面又挪动了些。

地方还是小,但孟花朝看到冥夜的背部已经紧贴在墙壁上了,便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水渐渐变凉了,孟花朝在冥夜的默默注视下站起身,她光着身子跨出浴桶,随手扯过一条浴巾将自己裹起来。她走到屏风后面,换上干净的衣物,然后坐到旁边的方椅上,用帕子擦拭湿漉漉的头发。

冥夜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她,翡翠般的双眸泛着幽幽的光泽,不知道它在想些什么。

孟花朝没话找话地闲聊:“你今年应该有四岁了吧?”

冥夜甩甩尾巴,算是承认。

“按照豹子的发育程度来看,你现在已经发育完全,算得上是一只成年豹了,你是时候也该找个媳妇儿了吧?”她顿了顿,忍不住轻声笑起来,“这应该挺难的,毕竟这年头再想找到一头豹子并不容易,尤其还必须是只母豹子。”

面对她的嘲笑,冥夜恼羞成怒地冲她呲牙,发出不满的低吼声。

孟花朝并不将它的生气放在眼里,她继续自顾自地说道:“要是找不到母豹子的话,你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?这样对身体发育可是非常不健康的,作为兽医我不赞同你这样做,你还是得多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想想。”

冥夜忍无可忍,尾巴猛地一甩,直接将旁边的枕头甩了出去,正好砸在孟花朝的脸上!

孟花朝:“……”

死豹子,就知道跟她动粗!难怪它找不到媳妇儿!

擦干头发,孟花朝爬到床上,紧紧挨着冥夜躺下,右手搭在它的背上。

冥夜的皮毛又暖又软,摸起来犹如最上等的丝绸,滑滑的,非常舒服。孟花朝一边轻轻抚摸它的背,一边闭上眼睛渐渐进入了梦乡,梦里她被一条黑色巨龙追得到处乱逃,最后她被逼到山崖上,她无路可退,可怕的黑龙还在步步逼近,她吓得心胆俱裂,脚下一滑,不慎摔下悬崖!

啊!

孟花朝突然摔落床,狠狠砸在地板上,疼得她哎呦直叫。

她抬头看向那只从床边伸出来的黑色大爪子,气不打一处来,挣扎着爬起身。冥夜还在熟睡中,它的四肢大大地张开,占据了整张床,孟花朝刚才就是被它挤下去床去的。

孟花朝气得咬牙切齿,想方设法将冥夜闹醒,然后一鼓作气把它扔出屋外,并警告它不准再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擅自进入她的房间!

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,冥夜恼怒地冲着房门发出低吼,并用爪子在房门上闹出几条抓痕,等发泄完起床气之后,这才甩了甩尾巴走掉了。

厦门戴普特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厦门市思明区同安路2号A座1508室